首頁>新聞>即時新聞

“互聯網+”時代下,大數據需要著作權保護

時間:2017年07月21日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任曉寧

  由于數據本身的可復制性和可重復利用性的特點,大數據與著作權保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資料圖片

  聯合國發布的《大數據促發展:挑戰與機遇》白皮書預測,2017年,全球大數據市場收入將達到500億美元。中國市場情報中心有關統計顯示,到2018年,中國大數據市場規模將達到463.4億元。在市場茁壯成長的同時,大數據相關糾紛也層出不窮。由于數據本身的可復制性和可重復利用性的特點,大數據這個巨大的市場與著作權保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中關村法庭和中國互聯網協會調解中心聯合發布的《大數據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現狀及展望調研報告》公布的數據就顯示,在國內,大數據與司法實踐相關案件當中,涉及著作權的是23%。那么,在現有著作權法律框架下,能對大數據產業起到哪些保護作用?大數據相關案件在司法實踐中目前還面臨哪些困境?在2017中國互聯網大會上,第二屆中國互聯網糾紛解決機制高峰論壇暨“互聯網+”時代下的大數據法律問題論壇對此進行了探討。

   現狀 

    大數據屢被侵權卻面臨維權困境 

  在互聯網時代,隨著海量信息的到來,幾乎每家網站都積累了大量的大數據信息。這些大數據主要是互聯網平臺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沉淀下來的數據,包括用戶的個人數據,以及一些可以與大眾分析的個人資料等。這些信息很容易被其他網站抓取。

  由此,各大互聯網平臺之間,各種各樣關于大數據的侵權案例屢見不鮮。北京搜狐互聯網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法務經理馬曉明就分享了一個搜狐APP上的典型案例:“我們APP上,娛樂新聞的內容被第三方網站未經授權轉載,轉載的同時,客戶端底下的用戶評論也一并被抓取了。這些評論被實時抓取,并且是一個不斷擴充的過程。”

  在搜狐網站上,也有同樣的侵權事件發生。搜狐焦點網是以銷售樓盤信息為主的在線服務商。為了提供一手樓盤的銷售數據,搜狐會做實地的取景拍照、勘驗,并會對周邊環境進行實地考察,會生產VR(虛擬現實)產品,也會積累對這個樓盤有意向的一些用戶的評論。但是,搜狐檢索后發現,一個競品網站把其整個樓盤的信息全盤抓取了,被抓取內容包括用戶的評論信息。

  “這些原始數據的權利主體到底是誰,被侵權后我們應該選擇什么樣的案由去起訴,選擇什么樣的權利來保護自己的權益。現在的理論探討和司法實務都沒有給出明確的回答。”馬曉明對此提出疑問。

  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即使是法官也不能給出定論。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中關村法庭庭長陳昶屹表示,在適應新技術革命的基礎上,他也希望能充分發揮司法保護知識產權的主導作用,同時將符合知識產權特征的數據納入知識產權保護的體系,建立相關完善的知識產權數據保護模式,為大數據的發展保駕護航。

   分析 

    數據存儲和成果可適用著作權法保護 

  大數據一向以海量著稱,那么,這些海量的內容目前就沒有法律可以進行保障嗎?陳昶屹介紹說,目前一些大數據可以采用著作權保護的方法進行保護。

  據了解,大數據的主要處理流程包括四個階段:一、采集與預處理。采集數據之后,不能直接運用,而是要進行一定的梳理之后才可以進行運用。二、數據的存儲和管理。三、數據在存儲之后進行處理和分析。四、對處理和分析的數據形成成果之后進行數據的應用。

  其中對于第二個階段“數據存儲和管理”當中,數據經過集合、匯總,形成了數據庫、數據倉庫、云數據庫這樣的一些形式,對這一部分的內容,陳昶屹認為,可以通過著作權法進行保護。在第四個階段“處理和分析的數據形成成果之后進行數據的應用”中,由于成果最終是通過數據具像化的,并且主要以軟件方式存在,這時也可以通過軟件著作權的形式進行保護。

  陳昶屹介紹說,在大數據的其他環節中,也可以通過專利、商標等知識產權手段進行保護。

   難題 

    保護大數據時既要限制又要開放 

  根據陳昶屹的觀點,當下在大數據適用的著作權保護中,主要有兩方面可以保護,一方面是數據庫著作權,另一方面是在大數據應用當中形成的軟件。他同時強調,著作權主要是對大數據形成的匯編作品進行保護。“保護數據庫主要也是基于著作權法當中關于匯編作品相關的保護,其主要保護大數據當中體現的獨創性的特點,以及在獨創性當中體現的選擇、編排、數據庫的體系和結構,主要對這部分匯編作品進行保護,而不是對數據內容本身進行保護。”

  另外,對于大數據的軟件著作權保護也是當下一個難點。目前大數據軟件很容易遭受到侵權,比如被抄襲,即大數據軟件作品的原代碼可能直接發生抄襲和雷同的問題。或者大數據軟件作品被第三方惡意修改,第三方對大數據軟件進行屏蔽,進而產生侵權行為。但在這個侵權過程當中,侵權方有可能會提出技術中立的抗辯。“侵權方式在技術上中立還是在內容上中立是有區別的,目前涉及這方面的糾紛對于大數據軟件是內容還是技術,并沒有定論,這是大數據軟件著作權中的一個難點。另外關于大數據軟件雷同的判定過程當中,怎么判斷實質性相似的問題,也是司法實踐當中遇到的一個基本難點。”陳昶屹說。

  大數據案件逐年增多,并且與以往互聯網案件存在顯著不同,也因此帶來維權方面的困難。盡管困難重重,但司法界對于大數據著作權保護方面的探索也一直在繼續。陳昶屹對此也提出,保護大數據的手段可以多種多樣,由于大數據的特性,在大數據保護方面,要給予它適當的權利和排他性,同時也應該保護大數據本身的開放性和流動性。“大數據本來是基于開放和流動而形成的大數據,如果說在數據保護的過程當中形成了壟斷,影響到了數據資源的開放性和流動性,就有可能會影響整個數據產業的發展。”

(編輯:周娜)
會員服務
投注新时时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