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專訪著名琵琶演奏家吳玉霞、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飛

時間:2019年08月1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悅
0

將“高山流水”注入“海洋之音”

——專訪著名琵琶演奏家吳玉霞、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飛

  8月4日晚,作為首屆青島海洋國際音樂季的一項重要音樂演出,“高山流水”——國樂大師音樂會在青島即墨上演。四位著名演奏家——吳玉霞(琵琶)、宋飛(二胡)、王中山(古箏)、戴亞(笛子)聯袂演出,更攜“藝苑·國風”重奏組,“樂道”胡琴重奏組、“國音”古箏重奏組、“龍之吟”笛子樂隊,為現場觀眾奉上了一場精彩紛呈的音樂盛宴。音樂會上演的十六首樂曲,幾乎涵蓋了所有演奏形式的民族音樂作品,包括獨奏、重奏、合奏,可謂洋洋大觀、精彩絕倫。在作品選擇與音樂處理上,演奏家們也從不同角度反映了他們對音樂的思考與認知,以及對音樂作品的理解。本報記者日前專訪了著名琵琶演奏家、教育家、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琵琶專業委員會會長吳玉霞,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中國音協副主席宋飛。

吳玉霞(右二)和“藝苑·國風”重奏組在“高山流水”國樂大師音樂會上演奏

吳玉霞:繼承傳統,更要海納百川

  ○中國藝術報:請您先談一談對首屆青島海洋國際音樂季的整體感覺。

  ●吳玉霞:這次演出是繼我們幾位前幾個月在深圳的“一帶一路”音樂季上演“梅蘭竹菊”國樂音樂會之后,再一次上演國樂專場。作為一位從事民樂的職業音樂人,我們能夠在這樣一個高層次的國際音樂季中,尤其是在舉國上下喜迎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樣一個大的環境下,舉行以國樂為主題的一個音樂專場演出有著特別特殊的意義,我們也深感自豪。

  民族文化是我們傳統的根基,而民族器樂在民間流傳廣泛并且有一定的群眾基礎。這一次演出的四位藝術家主奏的樂器——琵琶、二胡、古箏、笛子都是家喻戶曉的民族樂器,具有十分鮮明的中國符號。

  因為大家知道琵琶它本身也是和絲綢之路有關聯,在不斷地吸收完善的過程當中越來越成熟,不僅僅是技術,不僅僅是演繹的風格、手法,也不僅僅是有多少經典的作品。更重要的一點是在藝術發展的過程當中琵琶非常具有中國的符號和特色。它在眾多的民族樂器當中堪稱佼佼者,所以我也特別希望琵琶的優雅、優美,它技術的豐富,能像唐代詩人白居易筆下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那樣的精致。

  ○中國藝術報:從深圳“一帶一路”音樂季的音樂會“梅蘭竹菊”,到這次青島海洋國際音樂季的音樂會“高山流水”,具體在選曲方面有什么不同嗎?

  ●吳玉霞:從大的環境來說,這個以“海洋”為主題的音樂季也意味著一種開闊的胸懷和胸襟。作為民樂人,我們在繼承傳統的前提下,一定要有海納百川的精神,或者說這是“海洋”音樂季更深層的內涵。這場音樂會我們是有很高的標準和要求的,精致、精湛、精準是我對我們這個重奏組的要求。這次我帶來的有琵琶和打擊樂的作品《妙音天舞》,也是新近創作的一首和絲綢之路有關聯的作品。它不僅展現了琵琶樂舞的優雅以及婀娜多姿的藝術畫面,更重要的是體現了絲路風韻帶給琵琶和民樂一種高度融合的文化傳承和精神品格。

  和我一起參與這次音樂會的還有我的“藝苑·國風”音樂家小組(重奏組),我們倡導的理念是集教學的講臺、舞臺于一體,也希望我們的演繹者不僅僅具有高超的演奏技藝,還要有對于藝術深層次挖掘的可能。團隊中的每一位演奏者都是在各自舞臺中有幾十年的積累。更重要的一點,我們對藝術的教學有自己的感悟。所以我們聚到一起來做一個民樂人的對話和交流,不僅僅是帶給大家幾首作品,更希望傳遞的是一種理念和對民族藝術的熱情。

  這次我們的選曲當中依然還是保持著傳統的風韻,比如十分具有民間特色的一首絲竹樂《江南風韻》,還有根據里姆斯基-科薩科夫的經典名曲改編移植的《野蜂飛舞》。從《江南風韻》到《野蜂飛舞》可以說是跨度非常大的“一靜一動”。前者非常優雅、具有內涵,講究的是這種深層的藝術美;后者則是帶有技術性和挑戰性的一種高度的融合。《野蜂飛舞》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衡量技術的一首作品。它對速度要求有一定的高度,但是幾件不同的樂器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它除了有精湛的技術之外,還要有默契的配合。大家知道“吹拉彈打”在民族管弦樂隊當中是四大聲部,而我們多為彈撥樂,大部分是以點性色彩為準,那么點性色彩要演繹蜜蜂飛舞的姿態,對于彈撥樂來說也還是要有線性的規劃和一種挑戰。我覺得技術到了一定的高度是一種技藝融合,是我們民樂人追求的一個高度,所以我也特別希望把這樣一個理念傳遞給大家,就是光有技術還不夠,我們在演繹的過程當中要追求音樂的風格、特色。

  同時,我們這次還帶來一首揚琴與小樂隊的《蟬之舞》,這是一部有鮮明特點的比較有現代感的優秀作品。我們為這次音樂會做了重新編配,包括《野蜂飛舞》,其實都是表達了我們對民樂的敬畏之心。

  ○中國藝術報:最近民樂比較熱,包括很多綜藝節目也都在不斷地推廣民樂,您覺得民樂現在整體狀況是怎么樣的?

  ●吳玉霞:我感覺整體大環境充滿著樂觀向上的這樣一種勢態。因為大家都知道弘揚民族文化是我們近幾年倡導得最多的一個詞語。何為繁榮?作為一個中國人,民族藝術可以說植根于我們的土壤,我們隨時可以聽到感受到,但是在很長一段時間,由于引進了更多一些新鮮的東西,使得我們一些最本真的、原始的、或者是說我們自己最有特色的東西,在一些場域被忽略。但是今天我們重新提倡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更加珍視我們的文化遺產,所以這些年來在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樣一個具有號召力和引領性的大氛圍下,使得我們每一個愛樂者更加地珍視、珍愛、珍重我們的民族文化。在這樣的前提下,學習民樂和喜愛民樂藝術的愛樂者的數量也越來越多。數量只是一方面的檢驗,更重要的一點是從民間土壤到一定高度的時候還要有更多的文化引領,所以我們倡導職業的音樂精英教育和美育教育要并駕齊驅。因為我始終認為——沒有塔基哪來的塔尖。

  對于我們來說,民樂不僅僅是在藝術舞臺上的一種精湛的追求和展現,更重要的是,我們人到中年,國家給了我們那么多榮譽和機會,我們應該要有一份責任和擔當。所以特別希望民樂界能夠更加齊心協力,因為“聚像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當我們每個人的熱情散發到一定高度和能量的時候,聚集的就是一種精神,是一種文化。

宋飛:“一路光明”向未來

宋飛在現場演奏

  在這場“高山流水”的音樂會當中一定要有我們經典的、傳統的代表作品,比如我就演奏像《二泉映月》這樣人們一提起二胡就會想到的作品。同時還和“樂道”胡琴重奏組來一起呈現二胡這件樂器發展到現在的一個成果和它的品貌。所以我們用獨奏、重奏、齊奏這樣的不同的方式以多元化的演奏形式把這種成果顯示出來。

  他們以胡琴四重奏的方式演奏一首獲獎的作品《戲花鼓》,四把胡琴就像湖南花鼓戲當中的幾個角色一樣,他們互相對話,把這種風趣的生動的音樂展現在重奏的形式當中。如河南音樂風格的《河南小曲》,還有極具新疆少數民族地域特色的《葡萄熟了》,這都是大家非常喜愛的作品。我們在這次的演出當中上演了葉小鋼創作的《光明行》,這也是我首演的作品。可能我們大家都熟悉劉天華先生的《光明行》,葉小鋼是致敬經典、致敬大師,他以今人的眼光回望歷史、觀察當下和矚目未來,用音樂去抒懷社會的發展與變遷,表達“一路光明”這樣的心聲。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青島演奏這首作品。用二胡去以一種歷史的眼光,致敬前輩、致敬大師,同時也謳歌時代,展望未來。

  我覺得海洋國際音樂季其實也是把海洋這樣一種多元文化的思路展現在它的名稱當中。所以我們會看到這個音樂季當中有多元化的世界上最新的、最好的、優秀的音樂成果和音樂家展現在我們的音樂舞臺上。我想對于青島的觀眾來講是非常有耳福的,可以在音樂季這樣一個平臺當中看到世界音樂發展的多元化的優秀的成果。同時這次音樂季除了演出以外還有其他形式的一些活動,比如大師班我會做一些音樂教學普及的活動,我想這也是在舞臺和講臺這兩個平臺當中去讓音樂更深入地走向我們的觀眾,特別是透過大師班的講座把一些好的理念和學習經驗惠及到每一個琴童的身上,也相信會對青島的音樂演奏和人才培養帶來推動的作用。

  應該說經歷了40多年來的改革開放,我們的社會是在發展變化當中,我們的文化生態也是在一個多元化的發展過程當中。起初可能我們都會覺得傳統的音樂、傳統的文化受到了一定的新生態環境的影響,會帶來一些沖擊。但是現在國家大力倡導文化發展,特別是在增強“四個自信”當中的文化自信這樣一種國家發展戰略當中,我們會看到優秀的傳統文化,在今天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內心思想精神的支柱,我們也可以看到我們優秀的傳統文化,透過音樂傳播普及,一代一代傳承著,這是讓我們可喜的。

  同時我們也從傳播的角度,我們的音樂會在世界的舞臺上奏響、唱響,而我們中國的音樂舞臺也是世界性的。另外,當今這個時代會有多元文化之間互相的碰撞、交匯,也帶來了新的發展生機,所以我們越是有自信,我們越是能夠傳承好;我們越是有自信,我們就越是能夠發展好。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
投注新时时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