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小演員上舞臺,“走心”比技巧更重要

時間:2019年08月0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0

第23屆中國戲曲小梅花薈萃集體節目展演活動在江蘇舉行

小演員上舞臺,“走心”比技巧更重要

  由中國劇協、張家港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文聯戲劇藝術中心、張家港市委宣傳部、張家港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承辦的第23屆中國戲曲小梅花薈萃集體節目展演活動近日在江蘇張家港舉行,共有來自全國各地的51個集體節目、近800名小選手參加展演,涵蓋劇種20余個,其中包括藏戲、即墨柳腔、梁山燈戲等稀有劇種。小選手在展演中全面展示唱念做打、四功五法的學習成果,表現出良好的戲曲藝術修養和舞臺表達能力。展演節目除了傳統劇目的經典折子、片段,還有不少與課文、詩詞、校園生活、地方特色相結合的戲曲作品,體現了集體節目貼近青少年,吸引更多青少年參與其中的優勢。

  新意迭出呈現集體優勢

  在傳統劇目經典折子、片段的表演中,小選手們展示了完整、規范的傳承成果。蒲劇《夜審》的帽翅功絕技,晉劇《殺狗》以程式表現的煮面、吃面,吉劇《桃李梅》中花旦扮作小生隔門與二姐對話的場景,表現得技藝精當、人物鮮明。小選手在錫劇《繡荷包》、贛南采茶戲《傳統曲牌表演唱》中掌握了各自劇種的多種曲牌調式。粵劇《七姑奶開店》傳承傳統劇目巧妙的人物設計和武打編排,由反串彩旦扮演的七姑奶平時錙銖必較,路見不平仗義相助,小選手的表演令觀眾稱絕、忍俊不禁。莆仙戲《狀元與乞丐》中,扮演乞丐夫婦的小選手以熟練的程式、松弛的表演狀態,將唱念中的喜劇性表達得淋漓盡致。

  一些節目通過劇種與詩詞或地方傳統文化的恰當結合,實現了戲曲、文學的雙重滋養。如湘劇《沁園春·長沙》在服裝中融入戲曲風格,在舞蹈中化用程式動作,以湘音湘韻唱出“獨立寒秋,湘江北去”,盡顯湖湘文化特色。昆曲《青玉案·元夕》根據辛棄疾詞改編,講述了青年男女在上元之夕相逢,相約翌年再會,彼此尋覓的故事,小選手們載歌載舞,將火樹銀花、魚龍之舞等上元燈節盛景呈現于舞臺。京劇《三字經》以戲韻詠誦經典,弘揚“善”的主題。粵劇《嶺南英才傳繡·蹺》以蹺功完成圓場、虎跳等動作,以唱詞細數了歷史悠久的廣繡技藝。

  一些節目根據課文改編,在戲曲表達上進行了符合青少年身心特點的創新。京劇《龜兔賽跑》,在行當上以花旦扮演兔、武丑扮演龜,在傳統頭飾的基礎上添加動物頭飾,以武打動作呈現了兔、龜在賽跑中的不同表現。京劇《陸績懷橘》《嫦娥奔月》分別運用唱和舞的技巧,表達了孝敬父母、舍生取義的主題。此外還有富于童趣的故事新編,表達對傳統故事的當代思考或對傳統美德的當代闡釋。梁山燈戲《三個和尚》講述三個和尚向過路小姑娘討水,四人齊心協力想方設法引水入廟的故事,舞臺呈現生動活潑,充滿感染力。

  一些節目以戲曲表現校園生活。越劇童謠《誰是十佳》把學生日常行為規范編入越劇唱腔,以《就餐歌》《學習五習慣》《志氣歌》等唱段展現了同學們積極向上、嚴格要求自我的精神面貌。京劇《晨練》把京劇小學員晨練的場景搬上舞臺,從喊嗓、壓腿到高難度武打技巧,表現了“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艱辛和一代一代京劇人的執著堅守。

  走心走人物

  仍是最高準繩

  與注重傳承的個人節目略為不同的是,集體節目在傳承中追求更廣泛的普及,在節目選擇、創作上,也打破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有的節目多人共唱同一唱段、共演同一片段,有的節目則為青少年量身打造。集體節目從2016年創設,經過三年探索,這一表演形式如何定位、如何更好看、更吸引孩子們廣泛參與,專家評委提出了新的要求。

  “戲曲唱段一般是一人獨唱的,它和歌曲有所不同,齊唱追求整齊一致,但對戲曲來說,整齊并不是標準。”在節目選擇上,滑稽戲表演藝術家顧薌認為,集體節目要選適合集體表演的戲,“有的節目讓多個小朋友合唱一個唱段,每個人的個性、風格、理解不一樣,唱出來就不一樣,而這種不一樣正是戲曲值得欣賞的地方,不能因為集體節目就要求他們整齊劃一。”顧薌建議,節目在編排的時候要注意突出每個小朋友擅長的部分,表現出他們的個性,可以分解開來,讓他們輪流演唱不同的部分。“肢體表達多的節目可以一起演,但表現人物、內心的唱段需要有分工。”

  在舞臺呈現上,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副教授趙娟以《青玉案·元夕》為例,談到集體節目應當如何設計、如何調度。“這個節目對詩詞作品的演繹,恰如其分地運用昆曲,選材和劇種十分契合,但目前還只是把一首詩詞圖解為舞臺形象,有魚有龍,有人在‘眾里尋他’。創作者還是要引導小朋友深入理解詩詞的含義。”趙娟認為,這首詞并不是在講元夕相遇的故事,它是在講一個“尋”字,“要想表達這個‘尋’字的哲理內涵,舞臺呈現不能表面化,可以通過時空交錯,讓此時相遇和明年相尋的兩組主人公同時出現在舞臺上,詞的內涵會更顯深蘊。”

  趙娟提示創作者,要充分運用舞臺表現空間,讓今與古、演員與人物進行時空交流。“比如在《民族英雄趙一曼》中,趙一曼與日軍搏斗,少先隊員也可以在舞臺上參與這段歷史。”趙娟說,這種時空交錯還可以在多人共演傳統劇目片段時,用于豐富舞臺表達,“比如越劇《陸文龍歸宋》,陸文龍是一個愛國將領,他有一出完整的故事,這個節目中多個小朋友演繹了其中一段,既然有這么多小陸文龍,能不能把他的不同時期、不同經歷都做一個簡單的展現,這樣舞臺更豐富,也讓小朋友演了這個人物就完整地知道了他是誰,有什么樣的故事。”

  作為非專業、以普及為主的集體節目,對小朋友的表演有怎樣的要求?蒲劇表演藝術家崔彩彩以《夜審》中小選手練得非常純熟的帽翅功為例:“小朋友和成熟的演員都容易犯一個錯誤,那就是在這個技巧開始之前,出離了人物,分神來為這個技巧的展示做準備,演員要時刻在戲里,心到了,技巧就是為人物服務的,如果心不在,那么技巧就只是技巧。”

  崔彩彩還建議,小朋友演出不要求高難技巧。“老師編排十分鐘的節目,總想把唱念做打各種技巧都塞進去,孩子喜歡戲曲,是從好奇開始的,教太多、太難,就會讓他們感到不輕松,就會犯怵。有的技巧,戲校學了兩三年才掌握的,對于業余小朋友來說壓力太大了。”崔彩彩表示,要保護他們愛玩的心理,教授他們符合年齡階段的技巧和唱段。

  “小朋友的天性比較自由自在,但是集體節目要幫他們樹立這個意識,上臺了就是演員,要演人物、要入戲,不可以隨意釋放天性。”趙娟認為,無論“小梅花”還是專業的戲曲表演,都要以演人物為中心,“技巧展示是為了人物更飽滿,比如京劇《群猴鬧學》是一出猴戲表演,只展示各種技巧是不夠的,創作者應該有意識地在其中設置人物,比如老猴什么樣、小猴什么樣,這樣小朋友自身的想象力、創造力就可以充分地發揮了。”

(編輯:王垚)
會員服務
投注新时时彩技巧 nba胜分差推荐 安徽快3遗漏表 在哪里可以发帖子赚钱 新时时彩历史360 北京11选5遗漏一定牛 辛有志雅鹿羽绒服赚钱 去杭州怎么赚钱 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表 平安医生走步赚钱 元游棋牌通比牛牛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新疆35选7开奖走势图 诺亚彩票网址 河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6.8 北京pk10三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