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南音,在“可變”中看到“不可變”的精神延續

時間:2019年04月2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 璐
0
  “強調南音原汁原味的傳承者越來越少了。”
  “如今的南音在演唱、演奏上的花腔加的太多了,不在音樂上花心思,老想著怎么做動作來吸引觀眾。”
  ……
  在近日于泉州舉辦的由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福建省文聯主辦,泉州市文聯協辦的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2019鑄夢計劃·泉州: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活動中,中國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古音樂南音的傳承與發展引起了廣泛關注,業界人士紛紛為南音藝術的舞臺實踐如何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建言獻策。
  在當下如何推動南音的發展?一部分人強調保留南音傳統的原汁原味,另外一部分人則認為大刀闊斧地創新才有活路,一系列新老觀念引發關注。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副研究員陳燕婷看來,南音的原樣傳承與創新兩條腿走路,已經提了很多年,但時至今日,卻呈現一邊倒的趨勢,崇尚創新者如火如荼,強調原汁原味傳承的群體卻始終不見壯大,甚至有日漸萎縮之勢。“近年來,非遺保護的宣傳力度讓人們認識到了南音的價值,但其中的大部分人以南音為素材,加工改造、融合創新,真正堅守傳統的人少之又少。”陳燕婷表示,南音的一個現狀是,擺脫了之前后繼乏人的窘狀,卻又似乎與傳統漸行漸遠。南音的舞臺創新與非遺保護一定要區分開,不要直接把舞臺創新當成是非遺保護,這是兩回事。
  當下南音藝術在發展的過程中吸收了許多其他樂器的演奏技巧,借鑒了西方的發聲、呼吸方法等,使得南音的潤腔逐漸向由簡到繁發展。同時南音也由過去的文人雅集自娛自樂型向舞臺表演化發展,具體表現為曲藝化、戲曲化、舞蹈化等。“盡管南音吸收了現代化的演繹方式,但受語言等因素的限制,可能它仍然不太適應當代社會的音樂潮流。”泉州師范學院音樂與舞蹈學院學生小茹說,當下南音表演方式多樣,與流行樂結合,與交響樂結合等,這可能導致的一個問題是,逐漸丟失了南音藝術的傳統。
  小茹目前是一名大三的學生,她從小學四、五年級開始利用課余的時間學習南音,“我們村里會唱南音的人很多,也有這樣的學習氛圍,小時候我聽到南音就喜歡上了它,但過去的南音還沒有像如今這樣發展出多種花腔和表演樣式。”小茹介紹,當前她所就讀的泉州師范學院音樂與舞蹈學院針對南音專業的本科班一屆招收20名學生,學生系統地學習南音和音樂學,畢業以后多數會選擇從事南音的教學工作。在小茹看來,過去南音的表演形式較為傳統及固定化,加上受音樂文化市場的沖擊,“跟得上潮流”對南音這一古老的樂種來說確實是一項挑戰,但這其中需要警惕的是發展的過度化、創新的異化。
  記者了解到,為了貼近市場,泉州本地的南音傳承中心、晉江南音藝術團,廈門南音樂團,臺灣漢唐樂府和臺灣心心南管樂坊,以及新加坡湘靈音樂社等都作了不少創新的嘗試。
  據泉州師范學院音樂與舞蹈學院副院長陳敏紅介紹,近年來臺灣漢唐樂府推出的《艷歌行》《韓熙載夜宴圖》,臺灣心心南管樂坊的《靜夜思》《胭脂扣》《昭君出塞》,泉州南音傳承中心的《四靜板》《滿空飛》,晉江市南音藝術團的《陽關曲》等都是南音創新傳承當中的突出案例。“《韓熙載夜宴圖》開創了漢唐樂府的如詩畫卷表演風格,將室內的南音樂舞拓展為環境劇場形式的室外露天表演形式,讓觀眾仿若置身于劇目中。而臺灣心心南管樂坊則是將南音與唐宋詩詞、昆曲、交響樂等結合,以舞劇、歌劇等形式進行演繹。《陽關曲》使用南音名譜《陽關三疊》,配以王維的《渭城曲》作為唱詞,加上四寶、樂舞等,令人耳目一新,為南音的現代化發展開辟了新道路。”陳敏紅說。
  在泉州南音傳承中心,記者觀看了《走馬》等經典南音曲目表演。據泉州南音傳承中心副團長曾家陽介紹,《走馬》是泉州南音四大名譜之一,全曲分為八個樂章,分別為“龍馬負圖”“麒麟穿隊”“骕骦驅馳”“黃驃跳澗”“烏騅掣電”“赤兔嘶風”“青驄展足”“馬義騮卸鞍”。上世紀80年代開始,樂團在演奏中加入高低音木魚來模擬馬蹄的聲音,多年來南音界也普遍接受了這種演繹模式,使得樂曲更富有節奏感。“都說南音保留傳統要傳承、發展創新要大膽,要兩條腿走,但怎么走?創新如果夸大走起來路就斜了。”曾家陽說,傳統南音演唱要求真聲真嗓,這么多年他們一直在尋找傳統演唱方法和科學發聲的結合點,“很多民間藝人認為南音要有草根性,認為我們專業院團的不那么傳統,其實不是的,恰恰是專業的更注意傳統,我們所有的創新都是基于傳統進行的”。
  一方面,南音的創新改革如火如荼,另外一方面,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就南音音樂這部分來說,往綜合化方向發展,導致的結果可能是聽眾音樂欣賞能力的缺失。“在傳統文藝舞臺創新作品中,最有個性的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東西。我曾在新加坡看過一次南音演出,結合的是鄧麗君的歌曲《何日君再來》,看完后覺得不像這個也不像那個。”寧夏彬彬有李有限公司總經理、寧夏曲藝雜技家協會理事李堅強回憶起一次觀看南音演出的經歷,他認為,南音要立足世界必須要堅持自己的東西,要做到你無我有、你有我精,首先要保留南音藝術的本源。
  “以前南音都是唱給自己聽,不是唱給別人聽,現在卻發展成商品,要邊唱邊演奏還邊做動作和表演。南音是非常嚴肅的東西,很講究人的姿態形態,現在人們不在音樂上花心思,老想著怎么做動作怎么表演來吸引觀眾。”晉江市南音協會會長、國家級非遺南音項目傳承人蘇統謀如是表示。他說,如今的南音在演唱、演奏上的花腔加的太多了,把南音原本醇厚、雅氣的東西弄丟了。蘇統謀認為,我們不反對創新,但名家教學生一定要教正規的東西,而不是全然為了適應現代人的審美需求而丟棄原本的傳統精粹。
  “南音極富歷史動態性、包容性、特殊性,處處充滿變化,展示空間從民間走向舞臺后,海內外推出許多新制作的南音作品,無論是前衛、實驗、創新的摸索,或是傳統的再現、經典演繹的營造,各有多元樣貌和品位。南音舞臺化的過程中如何保留本色和精神的原則,結合當代劇場的各種元素,從‘不變’中探尋傳統‘可變’的契機與潛力,從‘可變’中看到‘不可變’的精神延續,是最重要的。”陳敏紅說。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
投注新时时彩技巧 女人就应该多赚钱 过年什么东西赚钱 全国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极速pk10 造价工程师赚钱途径 买什么期货赚钱的吗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11选5牛人彩民 黑龙江36选7开奖查询 大时代彩票首页 贱果小子加盟赚钱吗 排列三投资计划生成器 辛有志雅鹿羽绒服赚钱 微信公众号赚钱大v 快乐10分开奖规则 4场进球彩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