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銳評

別讓金錢利益遮蓋童模權益

時間:2019年04月1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曲 征
0

  一位童模遭母親腳踹的視頻近日在網絡熱傳。事后,女童母親發聲明稱系教導動作稍大,并無虐童之意。有媒體報道,目前國內童模市場廣闊,一些較紅的童模收入不菲,而市場火熱的背后,卻是包括家長、商業機構對兒童權益的漠視。

  童模,即兒童模特。童模工作主要有寄拍、商拍、買家秀和走秀等形式,其中商拍是最掙錢的一種。商拍童模需要在影棚按照攝影師和商家的要求完成多套服裝的拍攝任務,為商家銷售即將上市的服裝做宣傳。

  據悉,童模拍攝一件衣服的價格在60至120元不等,一天一般拍攝幾十件衣服,收入頗豐。收入高,來錢快,某些家長便將童模當做“搖錢樹”,拼命依靠孩子撈金。有的家長干脆辭掉工作,專門照顧童模孩子,甚至有的還增加童模拍攝時間、增強勞動強度來達到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媒體曾報道,一位10歲的童模,早上7點起床上學,下午4點半放學,媽媽在校門口接上她直接去拍攝基地拍片,常常拍到晚上十一二點,趕上旺季周末,夜里一兩點才收工。而孩子的天性是玩耍,他們不像成年模特那樣聽話,為了順利完成拍攝任務,一些家長便對孩子加以訓斥、腳踹甚至拉到廁所等沒人的地方進行體罰。

  為了廣告前置,商家一般需要在推銷新式服裝之前半年左右就要拍攝,所以童模冬天要拍春夏服裝,夏天要拍秋冬服裝。這種反季節拍攝,常常讓童模不是受凍就是中暑。但是為了金錢利益,一些家長與商家已經不在乎這些了。而童模由于年齡小,懵懂無知,也只好任由家長與商家擺布。

  面對只顧及金錢利益的家長與商家,法律法規理應出手。不過從目前的現狀來看,法律法規還存在一些漏洞與不完善的地方。比如我國《禁止使用童工規定》第十三條規定,“文藝、體育單位經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同意,可以招用不滿16周歲的專業文藝工作者、運動員。用人單位應當保障被招用的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障其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童模可看作是文藝工作者的一類,所以這一法律條文對于童模同樣適用。不過,這一條文將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僅僅依托于用人單位,令人很不放心。再比如,我國《廣告法》規定,“不得利用不滿10周歲的未成年人作為廣告代言人。”可是這里禁止的是廣告代言,不是廣告表演,而童模從事的一般是廣告表演。所以這一條也無法有效禁止童模做廣告表演。

  事實上,要徹底禁止童模做廣告表演也不現實。不過不禁止并不等于說商家與家長可以隨意侵害童模的權利。比如美國紐約州2013年修改的州勞工保護法,就18歲以下模特的工作時間、工作環境、醫療保障、學習要求都作出了嚴格規定。針對一些父母可能把孩子當成搖錢樹而忽視他們權益的現象,法律規定“未成年人的監護人無權獨自決定為被監護人簽訂商業娛樂(包括表演、模特與廣告)合同,除非獲得紐約州兒童委員會頒發的許可”。其亮點就在于加入了兒童委員會的監督管理,一旦發生家長與商家侵害童模的現象,兒童委員會就可以立即收回這種“許可”,這對于童模權益的保護無疑會起到促進作用。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妨借鑒借鑒國外的做法。

(編輯:王少杰)
會員服務
投注新时时彩技巧